一个人的游荡 发表于 2013-11-5 01:27:02

别人的国家

我一直想回中国,可无论吵着闹着,还是哀求,包容都铁石心肠,我的心底便又多了一份怨恨。



对于智利,我本没有什么概念的,还是读书的时候,大家知道我可以出国就很羡慕,说真好,你学了西班牙语就可以用到呢。那个曾在墨西哥留学的老教授也眉飞色舞的说,智利真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家,那里的阳光很好,沙滩很美,有吃不完的水果,最重要的是那里的人很热情。



智利人真的很热情,但热情得令你恼火。记得那时刚到智利,老板说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一周后再上班。我百无聊赖,包容便说,为什么不拿一本书去公园坐坐呢,天气这么好!我很快就会回来陪你的,只要2个小时。



天气的确不错,带着一本西语书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书还没翻开呢,便有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来,问我是否介意他为我拍照,举着手里的相机他解释说自己是一个摄影师。“先生,非常抱歉,我不喜欢照相,”我拒绝道。“小姐,你真的很漂亮,特别是你穿这件衣服!”他热情的赞美,毫不吝啬语言,继而又劝说,“小姐,为什么不拍几张照片呢?到时候我会寄给你,这些照片我是想参加摄影大赛的。”我也听不懂他说的作品大赛是什么,只是摇头拒绝,“先生,我再说一次,我真的不喜欢照相。”说完这些,我就不再理睬他,低头继续翻书看。那人见我不理睬他,到也没有继续纠缠,但也不肯走,就在我不远处转来转去。



我本想好好看书的。因为到了智利我才发现,自己学了2年多的西班牙语,竟然连简单的问候都很生硬,我想努力温习一下课本。然而一个青年男子又走过来问,“小姐,你不介意我坐你旁边么吧?”我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周都是空着的长椅,叹了口气,说“我不介意,你喜欢便坐下吧。”说着我便站起来打算离开。“你做什么?”那青年刚要坐下,见我站起来便不坐了,拦住欲离开的我。“我去别的地方坐。”我皱了皱眉,说道,“先生,麻烦您让开。”“可我不过是想跟你聊天,交一下朋友!”那青年男子不肯让我离开,抗议道。



“但我不愿意跟你聊天,更不愿意跟你做朋友!”我很生气,为这青年的固执,拦阻我离开。在中国虽然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形,但对方看我脸若冰霜,通常会离开,我没想到刚到智利也会碰到这样的事情,难免恼火。正僵持着,有骑警过来,问我是否碰到什么麻烦,是否需要帮助。 那青年欲离开,但被骑警围着没有走脱,同时被骑警叫住问话的还有那个中年摄影师。



我想我该感谢智利警察为我解围的。他们很和善,一个人带走了青年男子,一个人询问中年人,另外两个围着我,一边打电话,没过5分钟,又过来4个骑摩托车的警察。一群人围住了我,为首的问,“小姐,刚才那2人跟你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一个想为我拍照,另外一个想跟我聊天,因为我还讲不好西班语,所以拒绝了。”“那你可否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一下呢?”“我刚到智利2天,还没有身份证,只有护照。如果你们想看,也需要等一下,我先生说他很快就回来,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问他。”说完我打电话给包容,跟他大概解释了一下。包容叫我把手机拿给警察,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听包容告诉我,“没有什么事儿,你不要担心,就待在那里继续看书,我半小时后就过来。”



话是这样说,可我实在无法轻松,我自然叹息没有能力若无其事的继续看书,好在没有20分钟包容就到了,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打发走了警察。带我回家时包容便笑,“叫你爱美,你穿什么不好偏穿旗袍出来招蜂引蝶!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不准你穿旗袍出来!”



经过这般折腾,我也很累,连话也懒得说,不过自那以后便不再穿旗袍,即使包容在身边的时候。



                                                                  二



我对于智利人没好感,并不在于旗袍风波,尽管那件事确实令我不开心许久。 最不开心的事是2008年5月从中国返回智利,在海关时发生的。



中国回来,为了母亲病危,我本来就不开心,然而我再不开心,出门在外,我还是很注意自己的仪表的,所以发现自己头发乱了,顺手就整理一下。当时大家都在等行李,包容和同机认识的朋友聊天,女儿在我身边跑来跑去,谁也没想到从旁边突然窜出一条狗,那狗绕着女儿转来转去,吓得她大哭边哭边喊妈妈抱,我一边安慰女儿说不怕,一边想快速绑好头发,可越着急越整理不好,而那狗似乎对我女儿很感兴趣,见女儿尖叫着,我因为双手在整理头发,一点没有考虑就伸腿出去拦住那条狗靠近女儿,在狗把鼻子几乎贴到我女儿脸上的时候,我放弃了整理头发抱起女儿。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阴沉着脸走上来对我说,“这条狗是在执行任务,它正在查毒品,你为什么踢它?”“我没有踢它!”我很惊讶,反驳道,“即使你查毒品,也不应该查我女儿呀?”“我明明看见了,你还狡辩!”那女人面无表情,坚持说我虐待她的狗,还找来她的上司,一个同样面无表情的女人,并且拿出一张单子要我签字,我大概浏览了一下,那上面的大意是我妨碍了她和她的狗执行公务,并且虐待她的狗。



我看完几乎气疯了,可包容还在耐心的跟对方解释我并没有虐待狗,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是用腿拦了一下,估计连狗都没有碰到,说反正机场大厅有摄像头,不妨找来看看,至于签字我们不会签,因为这与事实不符。



不管包容怎样耐心,怎样好脾气解释,对方也不罢休,包容最后也火了,摔了纸笔质问,“你看见过一个带着不到1岁半孩子的母亲在机场大厅虐待狗的么?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不过是一个母亲出于本能保护她的孩子,你们想告就告好了,我们等着法庭见!”



包容拉着我想离开,又被过关检查的拦住了,打开我们的皮箱,翻来翻去见里面只是一些衣服,那人便问,“你们为什么要带2部笔记本电脑?”包容已经给气昏了头,反问,“怎么了?难道我有钱给我太太也买一部电脑玩犯法么?”海关的人忙来忙去也没有在电脑里查出什么,最终放我们出关。



回家后我们便准备打官司。找一些朋友询问相关的事儿,朋友说这官司我们肯定赢的,建议我们控告海关诽谤,并且控告那女人纵狗吓唬幼儿,说那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去问智利人,那人曾做过警察,说那女人肯定疯了,按照我们的说法,她不过是海关的临时工,协查人员,是没有权利做什么的,通常发生纠纷,应该叫警察,而她们没有叫,估计吓唬我们的成分很大,那两个女人大概当时心情不好吧,智利人最后下结论,倘若真追究起来,她们很可能会丢掉工作。



包容说我们不过是生气,既然没什么事情便算了,如果她们不起诉我太太,我们也不想追究的,就当一个笑话吧,谁看到我太太,都不会相信她会虐待狗的!包容可以把这件事当笑话讲,说是一个疯女人的坏情绪,我却无法假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或许我过于脆弱,真的是至今耿耿于怀。



                                                                三



我们家窗户对面一个女邻居是做小生意的,总希望我们买她的产品为窗户加上防护网。可我们的房子是包容公司提供的公寓楼,并且我们很快就要搬到我们自己的房子里,故而每次都是笑着谢绝。



有一天,我和孩子正在洗澡,孩子突然跑了出去到床上玩,窗户是开着的,我一边匆忙冲洗身上的泡沫,一边大声告诉女儿不要靠近窗户很危险。当我急急忙忙穿上衣服,正在用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时,我们的女邻居报警了,说我女儿一个人在窗边玩,要吓死她了,并告诉警察说我女儿几乎天天在窗前跳舞,每次看到她都给吓得心脏病要发作。



警察来到我家,看见我女儿光溜溜的正站在椅子上往嘴里抓面条吃呢,桌子上自然全是面条,地上则是撕得乱七八糟的报纸,杂志,衣服也扔得到处都是,除了我女儿站在上面的椅子,剩下的都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而我则穿着睡衣,手里拿着大毛巾,头发还往下滴水。。。估计这一幕太过震撼,3个警察愣了半天,其中一个最年轻的便笑了,对手足无措的我和气的说,“你别害怕,我们不过是接到报警,说你们家只有孩子一个人在家,窗户却开着,很危险,你把你的身份证拿来给我们看看,记录一下证件号码就好了。”年长的一个则语重心长的说,不要再让孩子靠近窗口,因为危险发生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



我本来想解释我并没有害怕,涨红的脸是觉得不好意思,没有想到他们这样突然来到,也想解释说孩子本来是跟我一起洗澡的,不过是突然跑了出去让我措手不及,我当时跟孩子说不要靠近窗户的,而且孩子也明白什么是危险的。可最终我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我们的女邻居又打过2次电话,不过警察没有再来,只是楼下的管理员打来电话提醒我女儿又靠近窗户向外看了,吓得人家心脏病几乎发作。



我跟包容抱怨的时候,包容很不以为意,说人家也是好心帮你看孩子的,你说谢谢就可以了,也没必要解释什么。我很生气,私下里觉得这女邻居不过是恼我们没用她的防护网,故而三番五次跟我们过不去。



心里这样想,嘴里却不能说,却还要陪着笑谢谢人家。我生气固然生气却再也无法大意,只好时时看着女儿,如果她在床上玩,我必定不会站在地下,肯定也坐在床上,并且是坐在窗边女邻居看得见的地方,就怕人家没有看见我,误以为家里没有人,被我这淘气的女儿吓得心脏病发作,哪怕是再一次惹来警察,也都是我的不是。



因为发生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再加上饮食习惯等差异,我便愈发痛恨智利,时时想着要回中国。然而包容不同意我带孩子回国,我也没有办法,时间愈久怨恨愈深,每当不开心便又吵又闹说,“我不要待在智利,这里是别人的国家!”


水影儿 发表于 2014-4-12 11:57:04

:handshake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别人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