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儿 发表于 2013-11-10 20:38:17

海外作家草根写手的尴尬处境(兼谈汉纳作协)

海外作家草根写手的尴尬处境(兼谈汉纳作协)
2004年初秋,当我在海外网站倍可亲的“海外原创”版做版主时,无意中在版面上结识了两位CCTV记者。这两位记者一男一女,男记者驻扎在华盛顿,女记者在北京CCTV工作。在这个“海外原创”版面上,他们两人发布了很多精彩的原创。趁着管理版面之便,我有幸见识了这两位央视记者的文采。当时我的感慨是,唉,即使我努力一辈子,我也达不到他们的文字水平。

人在海外漂泊,思念故土文化,喜欢用母语表达自己,这是我和很多海外作家写手的共同心灵追求。由于我们长期离开母语环境,写作水平很难达到母语的文字高锋,这也很正常。关键是,敲打出来的文字,在完成了倾诉的使命之后,这些文字的最后去处,到底是哪里?是把它们随便丢在网上,还是悄悄藏在抽屉里?是面向大众出版发行,还是沾沾自喜孤芳自赏?

现在我来讲一位著名海外作家的故事。也是在这个网站的“海外原创”版面,我同时结识了如今著名的海外作家萨苏。萨苏当时主要写京城旧事和散在的时政与军事体裁。因为他的文笔特别生动活泼,他的文章在网站大受欢迎。2005年,萨苏出了他的第一本书. 为了文友之情,他还特意从日本寄给我一本他的签名书。虽然我和他都在新浪博客,虽然我和他在新浪的“职称”都是新浪名博,但我知道我的水平和他相差甚远。

非常遗憾的是,无数的海外作家草根写手并没有萨苏的幸运和才华,我们都是在沙滩上默默写字的小贝壳。在浩瀚的文字大海面前,我们是那样的渺小和微不足道。我们多么希望会有一位慷慨的拾海人,能把我们这些小贝壳收集在一起,共同成就一部精美的大作品。

汉纳作协,就是天使岛上的拾海人。汉纳作协的大使命,就是要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作家写手凝聚在一起,共同打造一部巨大的文字工程。作为一名普通的海外写手,我为这个作协的诞生而欣喜万分。我很期待在这个团体中,我能用自己的文字温暖着我的左邻右舍,我也期待着来自他人的温暖能让我写有长进。作为一名汉纳员工和汉纳作协的管理人员,我真心希望世界各地的写手都能加入我们,让我们互相鼓励,共同进步。

如果说把一个人的书写比做是旷野中的独吟,那么汉纳作协就是想让大家走出旷野,一起奔向文字舞台上尽情高歌。在这个合唱队里,著作满身的作家是独唱演员,暂时没有出版物的原创作者是合唱演员。汉纳作协的目标是,要把更多的合唱演员培养成独唱演员,让更多的原创作者成为名副其实的作家。

在汉纳作协里,既有海内外著名的作家,也有国内名校毕业的文学博士;既有大学教授,又有军旅作家诗人;既有辛勤的园丁,又有普通百姓;既有刚刚起步的90后,也有资深的出版发行顾问。在汉纳作协里,虽然大家的文字成就各不一样,但我们的共同心愿是一致的:多出高质量的好作品,多培养挖掘和造就新人。

如果你和你的文字有些孤单,如果你本人看不到未来的遥远,请来汉纳网注册发文吧,让我们从今天开始起步,扎扎实实的一步一步走向明天。

汉纳网地址:www.newhana.com如果有什么疑问,请和我及时联系,谢谢!chen.wan@newhana.com


Read more: 海外作家草根写手的尴尬处境(兼谈汉纳作协)(原创,首发) - 水影儿的日志 - 汉纳百川 - 海外作家草根写手的尴尬处境(兼谈汉纳作协)(原创,首发) - 水影儿的日志

ximi 发表于 2013-11-22 10:50:50

practise more, we will be good.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海外作家草根写手的尴尬处境(兼谈汉纳作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