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香片2 发表于 2015-2-4 11:57:05

柔臂曼舞戏微尘

                               柔臂漫舞戏微尘
            
                                                         苏从惠   
                     
       每年年前的大扫除是我最辛苦也最快乐的一天,也是我蓬头垢面最无法示人的一天,却也是神清气爽,心性澄明的一天。清早起来,草草打发过家人的早餐后,一把旧扫帚牢牢的绑在一根长长的粗壮竹竿上,一块新毛巾将长发包定,大大的口罩使一张脸只露出一双热切的眼睛,让人心动的时刻开始了。
          与往年一样,夫照例是不帮忙的,年前收账结账是他最忙碌的日子。总是我打头阵,儿女们打下手,今年儿子放假晚,只有母女们独挡了。独挡就独挡吧,咱们家从来巾帼不让须眉。何况,今年我还有重大决策,小小阴谋等待实行,单单母女们在家,呵呵,刚刚好!
            今年立春早,俗语常说的二十四,扫房日是用不上了。农历的二十一立春,而每年腊月十九日按乡间迷信说法是一年中最不吉利的一天,而年前的大扫除总是捡个阳光明媚的黄道吉日才好,门窗要全部打开,该晒的晒,该晾的晾,终日不见阳光的要让它们饱饱的洗个日光浴才好。所以总觉得今年的大扫除因日子的关系没有往年从容些。接下来该是来势汹涌的大清洗了,好像什么都该洗涮一番似的,去年不是连手机都丢进洗衣机里了么。
             对我这一番折腾,朋友们多不以为然,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吗?家居不似从前整日的烟熏火燎,房中略有微尘而已,意思意思就是。可我不行,这么多年的习惯,每到年下,自己总是要整出个焕然一新的感觉放肯罢休。从房顶到墙角,是要一寸一寸扫遍的,连楼梯间也要翻个底朝天,有用的晒过收藏,无用的扫地出门,不喜欢老祖宗传下的破布头也要省十年的节俭,硬生生将温馨的小家变作了温暖的垃圾站。所以夫总说我不会持家过日子,乱扔东西,万一以后有用呢?可是有过那万一吗?
            说真的,我一直学不会世代沿袭的苹果先捡烂的吃,白菜要挑坏的切的生活方式,人生终归是一场虚无,活在当下,别处心积虑的委屈自己才好,以各自的思维方式享受生命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
             所有的家具听话的离开各自岗位,所有的家电照例钻进似曾相识的帐篷里,但凡搬得动的,早被我和女儿请到了院子里沐浴,今年女儿掌控琐碎杂物的生杀大权,乖女儿,你办事,我放心!老妈一人且在长凳上独舞,张牙舞爪戏微尘,长臂轻挥,尘土漫扬,弱质无力定乾坤,管教寒舍换新装。
            其实,说到底,年前不这么大动干戈又能怎么样呢,日子还不是照样过,图的不就是一个愉悦的心情么。待一切尘埃落定,该清洗的堆置一旁另案处置,今年蓄谋已久的重大计划应该出台了。
    三年来,因夫的固执,电脑一直放在客厅,因未整体装修,客厅过于宽阔。冬天寒气逼人,夏天蚊虫相欺,且又住在村外,春天尘土飞扬,母女们屡屡抗议无效,儿子明智的保持沉默,怎奈夫君独断专行已成习惯。若是将电脑搬进卧室呢,空间缩小了许多,冬暖夏凉是极易办到的,即可以控制孩子们的上网时间,又可以夫妻们相守荧屏前,这是百利而无一弊的事情呀!温言软语相劝,夫不肯依从,趁他此时不在家中,先斩后奏,搬了再说。
            主意拿定询问女儿可肯同谋,女儿有些担心,爸回来要不高兴呢?随他,不嫌费事让他自己搬回去呀!就是。阴谋达成,开始行动,摘线的摘线,搬机子的搬机子,为网线的走向母女们颇费脑筋,还是女儿聪明,让那小小的线儿飞奔上楼,登堂入室,越窗下楼,一头栽进了卧室里,恰恰好!
            收拾完毕,得意之余不免几分心虚,悄悄与女儿说,你爸回来就说是你的主意。女儿取笑道,妈刚才的英雄气概哪里去了?又找垫背的。也顾不得母仪无态,动用母权,软硬兼施:反正我就那么说,你爸最和你亲了,一定不会生气。女儿不置可否:妈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爸也不信,我一年才在家呆几天呀,何苦拿我做挡箭牌。哼,目的即以达到,管他后果如何,过年就要随心所欲,看他能拿我怎的。
             将居室重新安排妥当,看窗明几净,床铺松软,满室的阳光里那暖暖的味道使人微醉。母女们又将扫过的地重新拖了一遍,各自换下布满征尘的旧衣,清清爽爽之后,女儿为我端来一杯清茶,她自己则是鲜鲜亮亮一杯橙汁,到底年轻些,无法领略茶之美妙,心下微微有几分惋惜起来。看杯中,沉沉浮浮,起起落落,轻轻吹动那缕缕婀娜的热气,怜惜的吻住那淡淡的微苦,碧盈盈,清亮亮,一任若有若无的清香与唇齿间流连,醉的是茶还是人?
             呀!看夕阳西下,玉兔东升,又是做晚饭的时候了。


       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参加征文比赛的文章,也是我第一次获奖。值得纪念!2012年,《柔臂曼舞戏微尘》获得河北省民俗协会,河北省文明办组织的“大年的温馨”征文二等奖。2013年结集正式出版,书名《大年的温馨》。记得那年得到获奖通知的时候,父亲刚刚去世不久,一颗敏感的心尝尽了世态炎凉,正躺在病床上。是这一次获奖,使我走出了生命的阴霾,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记录的当时的情景:




                                 悲欣交集承恩浓

         生命,总有意想不到的悲哀,将你残忍吞噬,寂寞孤独的灵魂坠入无边的黑暗。也会有出乎意料的惊喜,给你绝望的心灵注入崭新的生机,重新鼓起生存的勇气。
   命运的巨掌在残酷的夺我慈母四十一之后,收去了父亲孤苦一生的灵魂。突发性脑溢血在短短两天的时间使我痛失慈父。乡邻们用力拉开扑在父亲胸前失声痛哭的我,可是,可是父亲的手明明还温暖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安葬父亲归来,强自支撑的病体终于在绝望的悲哀中倒下,想着自己已经是天地间无助的孤儿,想着生命的无常,想着人情的凉薄,人心的阴毒,一时之间,万念俱灰。善良软弱的夫君病倒了,重情重意的女儿病倒了,连累得活泼可爱的小外孙也发起了高烧。以泪洗面的日子里,多亏那宅心仁厚的女婿左右承欢。感恩命运赐予我们可爱的小外孙,即使是在最不舒服的日子里,那小小的人儿,也努力的向每一个人捧出纯洁笑脸,让你不敢过度悲哀。

             为了这圣洁的小生命,强自打起精神。从父亲倒下的那一刻起,瑞的短信每天给着我生存的勇气,归来,身边的朋友们也尽力的安抚劝慰。温暖,更多的在亲情之外,这不能不说是生命中又一种致命的悲哀。

             就在这拼命支撑的日子里,接到了我年前参加的大年的温馨春节征文大赛的获奖通知。那天,正躺在床上夫妻们一块输液,彼此忍泪无言。手机响了,说我的征文《柔臂漫舞戏微尘》获得了征文大赛的二等奖,通知我三月二十四号去省会领奖。只是惊讶,真的吗?自己其实已经淡忘了参赛这码事。以前,从不曾参加过任何的征文比赛,虽说喜欢涂涂写写,也只是在空间与博客发发心情文字而已,不曾向外投稿。记得那是受一位朋友的影响,建了自己的新浪邮箱,尝试向外投递。恰恰在散文风博客圈看到了征文大赛的通知。为着新年的吉祥,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输入网址,点击。过后,也就淡忘了。自己刚刚使用邮箱,使用正确与否都不知道,哪敢想会不会获奖呢。所以,只有惊讶。

             扭头征求夫君的意见,我去不去领奖?认认真真听我接电话的夫君急忙说,去吧!别看你老说自己是写着玩儿,可谁都知道你是认真的在意。去吧,出去玩儿一天,心情会好些。只有你心情好了,一家人的病才会好。看着躺在身边一起输液的夫君,同样的液体,在他身体的流动明显比我缓慢了许多,体弱多病的他,这几天承受的哀与痛只比我多,不比我少。想着女婿的感叹,爸太善良了!想着父亲生前多次对我的嘱咐,要善待他,这么好心眼儿的人不多。他身体不好,万事多迁就些。想想父亲第一次犯病至今,七年的时间,我能够倾尽全力尽孝心,没有他毫无怨言的支持,是做不到的。

            看着夫君几乎是骨瘦如柴的身子,泪又落了下来。其实,夫君外表看起来新潮,可骨子里是极保守极守旧的人对于女子的抛头露面,他从心底里是抗拒的。这次主动要求我出去走走,只是怕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悲哀摧毁。他想的,只是要我能开心些,所以反反复复说着,只有我的心情好了,他的病才会好。除了落泪,我还能说什么。

            三月二十四号,凌晨五点,一个人悄悄搭乘本村直通省会的客车,不到七点,已经忐忑不安的坐在了汇文大酒店的会议厅里。时间还早,会议要到九点钟才召开。找到自己的座位,依旧如在梦中一般不敢相信这一份真实的惊喜。看着自己的名字清清爽爽的在那里骄傲着,想着如果父亲能看到这些,才真的是完美的欢喜呢。情绪一瞬间又低落下来。打开手机,一则则重读瑞姐姐的短信,姐在!你不是孤儿!忍住泪,努力地让自己振作起来。是的,天堂里的父亲不愿看到女儿落泪。坚强,成为一世要强的父亲永远的骄傲。

            素日,出去偶尔的进县城购物,走出小村的机会不多,所以闺中好友听说了我独自去领奖,是有着几分担忧的,连去了县城都迷路,自己去省城,不走丢了才怪呢。走丢,倒是不至于。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丢丑,却是极有可能的。

             走进 汇文大酒店的大厅,却也知道去服务台询问,告知四楼有会议室,颁不颁奖不知道,要我自己上楼去。左拐右拐,怎么也找不到楼梯,无奈细声慢语向迎面走来的服务生询问,年轻漂亮的女孩热情引领。相信自己着装颇不土气,言语也得体温柔,一无所知的傻气还是能遮盖几分的。找到电梯间,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根本不懂得如何乘坐电梯的。

            一个人正站在那发呆,电梯门开了,一个要上楼的人急步走进,向我喊着:你不进来呀?认认真真的回答:我去四楼。那人倒笑了:去几楼也得先进来不是。自己也觉可笑,忙一步迈进。些微的眩晕里,门又开了,那人笑道:你到了。轻声道谢走出,正好有服务生走过,忙询问会议室在那。热情的小男孩领我走进。问清楚了卫生间的方位,这才真正放松下来。回来说及此事,朋友失笑,丢人的事咱们不说谁也不知道。可是,这又有什么呢。

            时间尚早,想着该给大会的组织者袁学骏老师报一声平安抵达。袁老师的声音传来时,听得出尚有些微倦意,一定是忙碌各种准备熬了夜,倒问自己的莽撞微微不安起来。在我接到参会通知的第二天,也接到了袁老师的电话。其实,与袁老师早在二十多年前学诗的日子里就曾有过一面之缘。他的老家本也是晋州,当时是地区文联的主任。素日言语总有些无遮拦,说起是曾经认识的。老师倒有些愣住,说怎么一时想不起。是呀,将近三十年的时光流逝,老师怎么可能记得。那时,我还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黄毛丫头,腼腆内向,每每与人说话,未曾开口脸先红。所以虽参加过两次文联组织的改稿会,却没有几个人认识我。而对我自己来说,那却是我平凡生命中最温暖浪漫的岁月。所以,能忆起当年羞涩女孩的人不多,我却记得当年的每一位师长诗友,一切一切,记忆犹新。

            听着袁老师爽朗的声音,心里悄悄温暖着。他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定要来领奖,大家好好聚一聚。文章写的很好,所有征文中,你是唯一一位写春节大扫除的,有生活的真实感触,情感细腻。评一等奖呢,稍微差点儿,所以给了二等奖。这次大赛的获奖征文要结集出版,正式出书前最好能将结尾修改升华一下,关于文中电脑如何安置怎样更好等等。

         认真的听着老师细致的评介,温暖的感动着。能够感觉得到老师对我这一篇微不足道的习作看得很认真仔细,也能想得到所有评委对所有征文的认真仔细。曾经听人说过有的评奖活动的虚假,可这次的大赛是绝对的透明公正的。当初,自己只是因为对网上投稿的好奇而尝试投递,哪里能想得到会获奖呢。不要说当时我不认识任何一位评委,连评委们是谁都一点儿不知道呢。这次来才听说评选的慎重,终审是在京评定,认真隆重可想而知。

             当我走上领奖台,在激动人心的音乐声与热烈的掌声中从袁老师手中接过那烫金的证书,连一声轻轻的谢谢都有些颤抖,更忘了施礼致谢。袁老师伸出热情的手,祝贺你!这该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台下,那么多的相机在闪烁,自己的笑容该是有些紧张吧。我想,天堂里的父亲一定也含笑祝福我吧!

             会上,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青年作家风飞扬,想着她关于素心,清欢的文字,听着她温柔轻缓的声音,仿佛走进了一幅古代的仕女图。飞扬小妹妹,高攀了!不把你当做著名的作家来看待,只恍惚回到前世的闺中知己,只是一份由来已久的熟悉的温暖。依旧只是小声的说,飞扬,我喜欢!去岁,秋收前夕,曾与小妹相约来农家做客,品尝秋果秋粮之新,可是,为着小外孙即将出世,妹妹细心怕增加麻烦,说是改期。这次见到依旧记得温情之约,今年去你家,一定!一定,去岁相约聚农家,新黍嫩嫩煮豆荚。佳期偏为乳香误,今秋重定共芳华。

            会上,见到了那么多只熟悉名字的作家,一时之间,此身恍若在梦中。笑意盈盈言款款,梦境哪有温暖行。

             温暖中,更有一份意外的重逢在等待。中午,大家举杯畅饮。自己本不善言谈,性又拘谨,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桌旁,听文友们举杯言欢,笑语盎然。十桌酒席,大家自由组合,有幸与飞扬妹妹和秀卿姐姐坐在一起。从会议开始前见到秀卿姐,她那让人一眼就感到可以信赖的温暖善良就抓紧了我,几乎是有些依赖的寸步不离。看着大家各桌相互敬酒,却不敢离开半步。热闹的气氛中,一位笑容可亲的男子与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笑语盈盈向我们走来,恍惚觉得有些熟悉,想想也不可能,在这里我几乎谁都不认识。听那容貌可亲的男子对在座的一一报上名来,杯子举向我的时候,一时愣住,道,这位妹妹不认识。暗想自己无名之辈,遂客客气气笑道,我是晋州来的。

             身边的秀卿姐笑着开口介绍:说她的本名你可能不知道,可说出博名呢,你一定熟悉,我的老乡和博中好友,莲花香片。一言未完,那位明眸皓齿的美丽女子一声惊喜的呼叫,举杯快步过来,道,我是颜如舜华!啊!?这一次,是我惊讶的叫出声来,怪不得有些熟悉的感觉!姐妹们惊喜里欢拥在一起。妹妹快言快语的说着:我们相识有六年了吧?看参会的名单我还想呢,会不会有你,看见一位茉莉香片的名字,却不是你。听着妹妹的话,心暖暖的感动着。是呀,六年了,从最初上网便在QQ认识,后来又在博客喜相逢,正是真情文字结善缘。姐妹们几年来相知相惜,生命,总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生命真好!

             这位是刘县生老师!妹妹介绍着。刘老师递过来他的名片,原来在博客大家神交已久,刘老师在百忙中也经常去我博客指导,这是怎样让人欢愉的一次聚会呀!莲花香片!韩咏华老师也举杯过来,我记得你,我为你的博文加过精呢,记不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感谢文友们师长们记得我的名字,粗浅的文字能够得到大家的肯定,对于一个痴爱文字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让人欣慰呢,感谢朋友们!

            其实,欢宴中,我是很应该向袁学骏老师和梁剑章老师敬一杯酒的,只是自己一个人没好意思。想当初自己加入散文学会,需要上交公开发表的作品及有介绍人介绍才能入会,可我当时谁都不认识,是在博客认识了梁剑章老师,得到了入会的表格,老老实实的说找不到介绍人,很快得到回复,如实填写表格,认真上交作品,我批就是。入会,就这样简单。我只有用心血写就的真实文字,没有任何门路,而文字,需要的也仅仅是一份真纯,不是吗?

            聚餐结束,秀卿姐因为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不能参加下午的会议。悄悄问我怎么回去,打过电话,村里的长途客车已经返回,倒有些犯难,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不认识路。善解人意的秀卿姐真诚的主动提出开车送我去长途汽车站。想姐姐还有要事需要处理,言不由衷的客气的婉拒着,可心底里是很希望姐姐能送我一程。

            没事,上车。看着姐姐真诚的笑脸,不再推辞。心底里,我是多么的珍惜姐妹们这一段独处的时光。车开得很慢,秀卿姐轻言慢语着:你的文章写得很好,我和我爱人几乎看完了你的全部博文,还夸你呢,你写得感情真实细腻,能够吸引人读下去,不虚伪,不做作,虽说都是小事情,可写得很投入。

            对一个以全部身心痴爱文字的人来说,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介该是多么的欣慰。凝望秀卿姐美丽的脸庞,那么年轻端庄。想起上午第一眼看到我就认出了她,比照片还要年轻漂亮,一袭红衣使她粉白的面庞更加莹洁,那么的端庄文静。不知胆怯的我如何竟能毫不紧张的走到她的面前介绍自己:是秀卿姐吧?我是晋州的苏从惠。

             姐笑得真好看:早就盼望见到你!博名是莲花香片对吗?很喜欢你的文章。最早的博名是杨柳依依,而莲花香片更有女人味。浅浅的笑着,姐的记忆力真好。杨柳依依的名字只用过几天,那是诗经中的句子。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而我自己,也是更喜欢莲花香片这几个字,所以又改了回来。

            说起来,在远离诗书,相夫教子的日子里,苦度光阴十几年后能够重拾锈笔,还要认认真真的感激秀卿姐和她的哥哥赵贵辰,她们兄妹都是省内著名的作家诗人。当年他们家晋州文坛的姐弟妹曾经传为一段佳话,着实让人羡慕。与她的哥哥曾经同是求索诗社的成员,算得旧日相识。赵老师的个人诗集的出版,使得旧日诗友们重新有了联系,给大家带来了个人诗集,杂文集,合集《文坛姐弟妹》和秀卿姐的个人散文集《红蜡烛》,正是这些诗书,使我苍白多年的生命重新有了墨香盈室,不再枯燥乏味。

            为生存,各自忙碌,诗友们平日里也疏于联系,问及兄嫂近况,秀卿姐言语中充满了幸福与骄傲。谈起哥哥的才华,嫂嫂的贤良,姐赞不绝口,说起侄儿侄媳的贤孝,更使她为娘家人的幸福美满欢悦着。轻言浅笑里,姐为那浓浓的亲情感动着。说起她自己的家,夫妻们的恩爱,女儿们的懂事,幸福的表情更是溢于言表。明白了秀卿姐能永葆青春的秘诀,那便是为幸福所包围。只有幸福才能使青春永驻,不是吗!

             候过了又一个红灯,姐说从博客中知道我自幼丧母,是父亲含辛茹苦将我们拉扯成人,问我父亲可好?泪水几乎又要滚落下来,低声说,姐,半月前,我父亲过世了。

             姐一惊,什么病?

             突发性脑溢血,仅仅两天,就在昏迷中走了。

            姐沉默了一会,别难过!你父亲一生很不容易,可再长寿的父母也有离开我们的时候。我的父母也都不在了,可我们只有更好的生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别太伤心了!

             忍住泪,轻轻答应着。与秀卿姐,其实是第一次见面,却是全身心的依赖。她也像对亲妹妹一样倾尽全力帮助着我,一见如故,倾心相待,这应该是上天对性情中人最好的福报吧。生活中,有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残酷,可也有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关爱。为着生命中意想不到的温暖,珍爱自己,顽强生存。

             车站到了,轻声说:姐回去吧!

            不急,一块去买票,等你上了车我再回去。

            停好车,姐妹们一起走向售票口,一起进站,一起找到了开往晋州的客车,上了车,姐问明车马上开出,才放心的挥手离去。

            看着姐匆匆离去的背影,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姐,妹不言谢!姐,妹怎能不谢!姐,弱弱的一个谢字,怎抵得姐如此的深情厚爱。姐,妹妹唯一能说的,也仅仅是一个谢字,姐,谢谢!

            想起弘一大师那句话,悲欣交集。悲欣交集,或许才是人生的真谛吧。收拾起震动生命的悲悲喜喜,走下去,走下去,只需牢记,温暖,不言中。

             这次来领奖,原本不在我的生活日程安排中,一份意外的惊喜,而到会,温馨的气氛贯穿始终,更是始料未及。来之前,想到的只是该如何的拘谨与慌乱。可是,没有,大家如同一家人的温暖让我完全放松。自始至终,只有温暖,只有感恩,而这温暖,比起获奖,更能让我铭记终生。谢谢老师们!谢谢朋友们!认识你们真好!

         我想,天堂里的父亲一定也在欣慰的微笑吧!

         真情文字结善缘,

         悲欣交集承恩浓。

         莫道柴门多苦涩,

         阳光普照绿春风。

                                                                                       ------------------ 写于2012年4月3日





佩服 发表于 2015-2-9 15:35:41

拜读:D

子曰诗云 发表于 2015-2-9 21:18:07

幸福且快乐的生活。这样的家庭要不幸福,就一定没有幸福家庭了:过日子,做家务也充满诗意,情趣

莲花香片2 发表于 2015-2-10 15:17:40

佩服 发表于 2015-2-9 15:3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拜读

谢谢您的到来。刚刚开通,还不怎么熟悉呢。

莲花香片2 发表于 2015-2-10 15:18:41

子曰诗云 发表于 2015-2-9 21:1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幸福且快乐的生活。这样的家庭要不幸福,就一定没有幸福家庭了:过日子,做家务也充满诗意,情趣 ...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字了,与相关的整理在这里,给自己一份纪念吧。

子曰诗云 发表于 2015-2-10 16:03:54

莲花香片2 发表于 2015-2-10 15:1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这是几年前的旧文字了,与相关的整理在这里,给自己一份纪念吧。

在您的文字里,幸福随处可见。:loveliness: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柔臂曼舞戏微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