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砚曦 发表于 2013-9-28 12:29:52

长篇连载 大观南山一经之第九章 红色警戒 七

本帖最后由 南砚曦 于 2013-9-28 12:32 编辑

  我在黑蜘蛛安排的寝室里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枕边放了一套黑白相间的迷彩服和一套纯棉内衣裤,以及护膝和护腕。床脚放了一双半高统登山靴,还有一薄一厚两双袜子。
   等我穿戴好下了床,发现衣服口袋里有一盒未拆封的香烟和一盒防水火柴。
   我梳洗后拆开香烟坐在床上抽着,感觉黎凡来过。否则不会有人熟悉我的生活习惯。我追忆着从前与她在野外翻山越岭的点点滴滴,仿佛时光倒流。
   可是我已经不再年轻。曾经满怀雄心壮志要去征服的一座座高山依旧傲然屹立,要去驾驭的一条条江河湖海依旧汹涌澎湃,而我,在岁月的磨砺中一天天衰弱苍老。获得的,只是一些鲜血、汗水和泪水浸透的回忆。
   人生是一场血与泪的战斗。其实这场战斗没有胜负之分,没有耻辱和荣耀。有的,只是面对一切险恶的坚韧。
   兄弟,遇到挫折时,你可以叹息,可以流泪,可以愤怒,但不要诅咒命运。在任何情况下你只要明白岁月在推动你前进,你就不会退却。有些山很险峻,有些水流很湍急,但没什么大不了的。记住我说?的这句话--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低估和抛弃了自己。
   我抽第三支香烟的时候,黑蜘蛛推门而入。补充了睡眠的她戴着一顶宽边遮阳帽,摘除了借以掩饰眼睛里的血丝的茶色金丝眼镜,显得光彩照人。她重新换了一件银色风衣,仍戴着皮手套。看来她对这两样饰品有特别的偏好。
   我们再次去小餐厅喝咖啡吃甜品。进进出出的人看黑蜘蛛的眼神有些特别,大多选择敬而远之。她则摆出了熟视无睹的姿态。
   “你是不是很爱惹事…”走出餐厅时,我瞟了瞟四周,有意无意地说,“有时候没有硝烟的战场更令人压抑。随时与别人的关系象斗鸡一样紧张,你不觉得是对生活的莫大嘲弄?当然我认为很大程度上你并无意挑衅别人。”
   黑蜘蛛唇边划过一抹微笑:“女人无聊时都爱惹是生非。”她看着我点燃香烟,“博士,我没有那种象黎总队长明里暗地对你关怀备至的耐性,可我在你身边有一样好处,不管男人和女人都不敢招惹你。”   
            我感到很惊讶:“难道我已经堕落到需要人保护的地步了吗?”   
            黑蜘蛛笑而不语。
   我们沿着甬道行了一段路,来到一道戒备森严的门前。
   黑蜘蛛示意一名警卫队长过来,启了启唇:“开门。”
   警卫队长看了看我,面有难色,取出了对讲机。
   黑蜘蛛猛然夺过他手中的对讲机扔在地上,一脚踩碎:“我说了,他妈的开门!”
   四周的警卫欲拔枪。
   警卫队长做了一个手势,退后一步,侧开了身子。
   一会儿,具有隔音防弹功能的大门沉重地开启。
   警卫队长面无表情地说:“五分钟。”
   黑蜘蛛向我歪了歪头:“这个时限对于孤男寡女来说,足够做很多事。”

卧角牛 发表于 2013-10-1 11:12:43

五分钟?时间够紧迫的

一生健康 发表于 2013-10-1 20:56:20

卧角牛 发表于 2013-10-1 11:1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五分钟?时间够紧迫的

是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长篇连载 大观南山一经之第九章 红色警戒 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