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逸 发表于 2016-1-5 00:07:16

流动的思绪(中)


http://www.newhana.com/data/attachment/album/201601/05/000447jz3d55cdxtj8txx9.gif


流动的思绪(中)

翻读报刊。一写到这,不由自主想起作家张抗抗说的非常经典的一段话:大致意思是,算是阅读了成千上万种报刊,其实只阅读到一种报刊,算是听到很多人的声音,其实只听到了一种声音。的确是这样,不管你翻阅多少种大报还是小报,翻来覆去都是统一口径定调的内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倒是大报小报,那如影相随、乱七八糟的广告,却变着花样吸人眼球,撩人心炫。报纸是人类传承文明,记载精神,叙述客观的重要纸质载体,然而,我们稍为上点心,打开不同历史时期的报纸,我们就可以看到满纸荒唐言,同一个国度,居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并存着令我们无地自容、异常尴尬、前后矛盾的报道和文字。

上网浏览。应该感谢互联网,没有互联网,我们至今可能还是瞎子、聋子和傻子,傻的被人买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买的。坐地日行八万里,活在始终旋转的地球上,即便坐最快的火箭,也得运行数小时才能转完一圈,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把活在这个星球上70多亿人,连接成象同住一个村庄那样亲密。足不出户,坐视屏幕,打开游览器或是微信,便可阅知天下大事小情。

如果每天坚持爬网或阅读微信两三个小时,国内国外,大事小情,扑面而来,信息丰富。既丰富又杂乱的信息,连同天天叫喊扫黄也没绝迹的色情图片和色情女人照,时不时跳将出来,死死缠住你的眼和脑。

网络世界,展示着不同人种的花样年华;传递着不同国籍的理念愿望;表达着不同肤色的生活方式。网络让人开智,开智的原因就在于把同一个地球上人的千差万别展现给我们,让我们在丰富和混乱中有所怀疑,有所思考,有所签别,有所选择。

品味名著。名著就是名著,我常在想,我们能看到的那些流芳百世的名著,自诞生以来,不管诞生的年代有多久远,好像后人至今没能超越多少。不能超越的是名著的语言表达艺术?还是不能超越名著字里行间表达的思想和境界?名著,至所以成为经典,其经典之处就在于它前瞻性,能把后世几百年甚至数千年的事,说了清楚,道个透彻,不得不让我们在欣赏名著的同时,感叹神奇之处就在于:名著具有预见和描绘未来的最大魅力。

品味名著,对我们阅读者最大的益处是,升华我们对平常生活的感受;丰富我们的头脑和视野;拓展我们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

出外旅行。尽管网上有人不断调侃,说所谓旅行,就是在自己待烦的地方,跑到别人也待烦的地方。但以我的视角,细细品味旅行的含义,并不完全是这样。走出去,不是带着烦的心情,而是带着捕获新鲜的心情,到陌生的地方去,虽有陌生的新鲜,但也有新发现。旅行,是一种有品质的生活,是一种有追求的生活,是一种有憧憬的生活。

外面的世界,毕竟还是精彩。陌生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激起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新奇和喜悦。回眸瞅瞅,擦肩而过,南来北往的行人,高矮胖瘦,英俊丑陋,形形色色,一辈子也就最多见识两千万多人,尽管这两千万多人中的绝大部分,和你的一生根本无缘交集。

旅行到底意味着什么?说到底,人只有这一次生命,这句话,套用现在时尚的说法就是重要的话只说三遍。旅行意味着啥,意味着灵魂与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同歌同舞;意味着灵魂与这个世界的冷暖悲喜同鸣同振;意味着灵魂与这个世界的进步变化同喜同泣。

观看展览。喜欢看展览,是占据我外出所有时间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看展览,能激发人们对某段历史某个事件来龙去脉的联想和感慨。

记忆中看过的很多展览,在我看来,有一种积淀很深的思维定势在作崇,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爱往好里说,透着不说都不行的偏爱,真相和事实,却往往被隐藏在这好那好的氛围中,看不到教训的深刻之处在那儿?更看不到为什么会发生这事儿的原因在何处?沾沾自喜,自己挠自己胳肢窝发笑的展览意识,浓厚的体现在我们大部分展览的主题思想和基调把握上。

这么多年来,我是展览看的越多,失望也就越多。我们有时说的非常好听,什么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但做起来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一段尘封的历史,一个重大的事件,一个重要人物的沉浮,在我们的展览里,往往是按权力的意志,随意涂抹,原始照片可以任意抠掉或改动,文字可以指鹿为马。人为被巧装被打扮的历史,真的就可以掩盖或改变历史的真相原貌吗?


一生健康 发表于 2016-1-5 07:15:37

:victory:

墨逸 发表于 2016-1-5 19:35:52

一生健康 发表于 2016-1-5 07:1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handshake

一生健康 发表于 2016-1-12 23:22:29

墨逸 发表于 2016-1-5 19:35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handshake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流动的思绪(中)